<form id="zhfph"></form>

    <address id="zhfph"></address>

      <address id="zhfph"><listing id="zhfph"></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hfph"><address id="zhfph"></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hfph"><listing id="zhfph"><menuitem id="zhfph"></menuitem></listing></address>

        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業|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蘭州新聞> 正文

        竇家山:永不倒下的紅旗

        2021-09-08 08:46:18 智能朗讀:

        紅旗指揮作戰
        炮兵連正在作戰
        第一野戰軍炮兵部隊進入陣地
        尖刀隊戰士在炮火掩護下向敵發起沖鋒

        72年前的蘭州戰役中,竇家山戰斗持續7個小時,消滅敵人3000余人,成功打開蘭州城東大門,保證了六十三軍沿西蘭公路直插蘭州東門。近日,原蘭州戰役紀念館館長、蘭州市愛國主義教育專家委員會副主任、蘭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客座教授甕志義接受了記者采訪,深情講述了竇家山上這場浴血奮戰。

        竇家山是鐵山是火山

        72年前,第一野戰軍進軍蘭州時,國民黨馬家軍集團重點采用山防和河防兩種頑固的軍事守防,其中馬繼援任軍長的八十二軍駐守蘭州南山一線,馬步芳的堂弟馬步鑾任軍長的一二九軍守衛黃河以北和城區防線。南山東起竇家山,西至狗娃山都是山防陣地。

        竇家山、十里山戰場是蘭州戰役南山陣地上最東端的戰場。竇家山戰場在蘭州城東出口以南,屬榆中縣和平鎮竇家山村,位于蘭州東10公里處,海拔2073米,75度斜坡,長寬3里。東北與十里山相連,西與馬家山相接,西蘭公路由東向西穿過,是蘭州城東南的天然屏障。這里山勢陡峭,山高坡長,易守難攻,歷來兵家有“守蘭州,必守竇家山”之說。

        抗戰時期,這里就修筑了大量的永久性防御工事。戰前,馬家軍把這座山打造成擁有山頭、外壕溝、峭壁、鐵絲網、地雷陣、重磅炸彈六重防御功能的戰略要地,形成了多重防御設施。第一野戰軍進攻竇家山時,馬家軍組織上山罵陣:“竇家山,是鐵山,是火山,十萬解放軍也攻不破!”氣焰十分囂張。

        當時,馬步芳的“王牌”——八十二軍一〇〇師第二團和他的嫡系警衛部隊青海保安第一團防守竇家山;竇家山是馬家軍多種兵種合成部隊,一個團有1萬多人。

        彭德懷和十九兵團司令員楊得志把主攻竇家山戰場的任務交給了剛剛打完平津戰役的六十三軍。該軍軍長鄭維山是紅四方面軍三十軍八十八師政委,他和政治委員王宗槐、副軍長兼參謀長易耀彩、政治部主任陸平任一同,要在竇家山戰場上為西路軍戰友們洗清血債。

        總攻打響前,六十三軍讓一八九師主攻竇家山,第一八七師佯攻十里山,從側翼牽制馬家軍主力,第一八八師為預備隊。為了加強竇家山作戰力量,十九兵團命兵團直屬的加強炮兵團歸六十三軍指揮,第六十三軍命六十三軍炮兵團和工兵營與兵團炮兵團全部調往竇家山戰場。

        這樣,六十三軍攻打竇家山的就有3個步兵團、2個炮兵團、1個工兵營,共5個團1個營的優勢兵力。8月23日,彭德懷司令員到六十三軍前沿陣地視察,對十九兵團司令員楊得志和軍長鄭維山說:“蘭州戰役關系到西北解放的全局,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來。竇家山是蘭州的東大門,一定要把它打開?!迸砜傉f:“十九兵團六十三軍的擔子很重。你們這里不是有個紅三團嗎?”鄭維山答:“是一八九師五六六團,這個團能打山地戰?!迸砜傉f:“好嘛,就叫他們馬上!”

        彭德懷司令員告訴兵團和六十三軍領導:“青馬是今日敵軍中最有戰斗力的部隊,在全國也是有數的頑敵,對此要有充分的準備,力戒輕敵。進攻中,須充分準備殲滅敵人的反沖鋒部隊,構筑反沖鋒的工事?!?/p>

        遵照彭總指示,鄭維山帶著一八九師軍政領導杜瑜華、蔡長元來到陣地前詳細查看地形,選擇突破口。鄭維山軍長告訴師里領導:“據守這里的‘王牌師’‘警衛團’是一伙善于打近戰的亡命徒,他們曾與我西路軍作過戰。今天,他們又狂妄地叫喊‘十萬解放軍也攻不下竇家山’?!?/p>

        師長和政委表示:“堅決攻下竇家山,砸開蘭州東大門!”鄭維山說:“我把軍里的炮兵團和工兵營配屬你們,再請示楊得志司令員批準,兵團炮兵團也支援你們作戰?!?/p>

        就這樣,竇家山擁有了蘭州戰場最多最強大的火炮:78門各種口徑火炮支援步兵突擊隊的進攻;40門山野炮拉到離敵只有500米左右的地方隱蔽,隨時可以直接抵近射擊。

        “紅三團”五六六團從山地戰的特點出發,從23日起開始挖坑道,兩天兩夜,他們和五六五團挖了4條500米長的交通壕,直逼守軍第一道陣地的外壕。作為第二梯隊的五六七團挖了兩條1500米的交通壕作為部隊隱蔽之用。

        紅旗插上竇家山

        1949年8月25日10時30分,在旗手周萬順紅旗的引導下,總攻在榴彈炮聲中打響。

        用紅旗為炮兵引路,這是解放戰爭中蘭州戰役的突出壯舉。紅旗是炮兵的眼睛,紅旗指向哪里,炮彈轟向哪里。10時50分,五六六團尖刀連第三連以旗手周萬順的紅旗為先導,向前沖擊,炮兵群以紅旗為標桿,用炮彈在前面為他們開路。步炮密切協同,尖刀連僅用了15分鐘,即從敵人一○○師與青海保安一團的防御結合部突破,攻入第一號陣地。擔任尖刀連的第三連猛打猛沖,接連攻下三個碉堡,打開了突破口,第五六六團第一營隨即突入敵人陣地。

        國民黨馬家軍不甘心失敗。在三連剛攻入敵陣還沒有來得及改造工事,一群袒露胸懷的敵人在輕、重機槍的掩護下,舉著大刀反撲過來,三連戰士們就地抗擊,用機槍、沖鋒槍、手榴彈向敵群猛掃猛打。激戰中,連長負了傷,連指導員魏應吉在戰壕里邊作戰邊鼓勵:“同志們!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敵人的主陣地就在面前,我們一定要把紅旗插上去!”

        共產黨員蘇權銘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摘下手表和鋼筆交給指導員說:“如果我犧牲了,這是最后一次黨費?!薄斑@是我的黨費?!庇钟袔讉€戰士向指導員圍攏過來。

        突然,蘇權銘甩掉上衣,端起沖鋒槍,高喊:“突擊隊跟我來!”帶領十幾個突擊隊員縱身躍出戰壕,十幾支沖鋒槍一齊向敵人開火,邊打邊沖。這時,一顆子彈打在旗手周萬順的胳膊上,鮮血直流,他仍然高舉紅旗,不顧一切向前猛沖。突擊隊的十幾支沖鋒槍,輪流換彈夾交替射擊,終于殺出了一條血路,敵人紛紛敗退。

        正在這時,敵人的督戰隊上來了,把后退的敵兵撩倒了幾個,潰逃的敵人被逼著又一窩蜂地反撲回來。我突擊隊的處境十分危急。指導員魏應吉回頭對第三排戰士喊:“跟我來,搞掉他的督戰隊!”隨即跳出壕坎,帶著第三排戰士向敵人屁股后面兜去。

        敵人督戰隊見勢不妙,掉頭就跑,反撲的敵人也跟著敗退下去。敵人跳進第二個地堡,妄圖繼續頑抗。第七班班長杜英奎隨即向敵群投了兩顆手榴彈,十幾個敵人應聲倒下。接著,全班一陣手榴彈,又消滅了一部分敵人。突擊隊乘機攻下了第二個地堡。敵人想幾次奪回失去的陣地,都被指戰員們擊退,不得不逃向第三地堡。魏應吉指導員帶領戰士乘勝追擊,堡壘里的敵人怕從射孔里塞手榴彈,驚慌地用棉被堵住槍眼射擊。三班副班長李福成一個箭步沖上去,撕開棉被投進兩顆手雷將地堡炸毀。

        12時30分,第三連全部占領了一號陣地,勝利地打開了攻取竇家山的口子。紅旗手周萬順把紅旗插上了竇家山的主陣地,我軍的炮彈像是長了眼睛不停地向我突擊隊前面的敵人頭上傾瀉。當敵人發現了紅旗的作用時便集中槍炮向我紅旗猛烈的射擊。頓時,紅旗上出現了十幾個彈孔,旗桿被打斷,周萬順也多處負傷。周萬順頑強地抓住半截旗桿,借著要倒的力量,奇跡般地把紅旗牢牢插在了一號陣地上。這時,第一、第二連也撲上了陣地,三個連并肩戰斗,鞏固了一號陣地,迅速向二號陣地發展進攻。

        午后,馬家軍一個團的兵力光著膀子,舉著大刀,呼嘯而來,刀光閃閃,寒光一片。在紅旗指引下,炮兵的炮彈像長了眼睛,向著大刀團隆隆開花,打退了第三次集團反攻。

        15時,馬家軍又組織一個團的兵力,光著膀子,揮舞大刀,念念有詞殺向被我軍占領的陣地。進攻戰士的手榴彈、輕重機槍一起掃射,炮兵配合步兵繼續發威,敵竇家山陣地被藍黑色硝煙覆蓋。解放軍擊退了馬家軍組織的7次大的集團反沖擊和無數次小反撲。17時許,占領了竇家山全部陣地,消滅了馬家軍3000多人。這場持續了7個多小時的血戰,連續打退敵人20多次進攻和局部陣地的40次反撲,戰士們沒吃一口飯,沒喝一滴水,用超常的毅力堅持到戰斗勝利。

        戰后,一八九師受到第一野戰軍嘉獎,第五六六團第三連榮立大功,被六十三軍授予“鋒利尖刀連”的光榮稱號。

        2019年8月,坐落在竇家山腳下的蘭州資源環境職業技術大學,精心制作了蘭州戰役竇家山戰場紀念碑,并把這個雕塑廣場確定為大學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首席記者 李超 圖片由甕志義提供

        來源: 蘭州日報

        關閉
        农村妇女性A片